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影像見證四十年>>大展動態>>

影像見證40年攝影者說

來源:中國攝影報       作者:余海波       責編:張雙雙       2018-08-31

中國文聯、中國攝影家協會聯合主辦的影像見證40年全國攝影大展昨日起亮相國家博物館,將攝影界紀念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的熱情和行動逐步推向高潮。從1978年至今,攝影人以其滿腔的熱忱,獨特的視角,細致的觀察和深入的眼光,用大量充沛而感人的影像,形象化、全景式地展示了我們生活的這個偉大國度,我們正在經歷著這個偉大時代的方方面面。為時代寫真,為人民留影,那些寫滿攝影人赤子之心的經典瞬間,那些被寫入共和國歷史的重要時刻的影像定格,那一張張充滿著自信和自豪的洋溢著奮進風貌的面龐,讓圖像證史的功能得以充分發揮。本次展覽展出的200余幅40年歷程的豐富而深刻的攝影作品,成為改革開放的中國發展變化的縮影,成為新時代中國人撫今追昔、繼往開來的新動力。

在展場內外,本報追蹤采訪了數位有著數十年攝影歷程,親自用相機見證了中國發展前進腳步的參展攝影家,聽他們講述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故事,聽他們回顧攝影對于他們生活和眼光的改變,聽他們在圖像之外的真情流露,圍繞改革開放以來攝影的改變、最為難忘的歷史瞬間、攝影對他們生活的影響以及新時代的攝影關注點等話題展開。他們簡約而有力的話語,也顯現著中國攝影人團結奮進、開創拓新的新時代風貌?!幷?/p>

余海波-《中國大芬油畫村》2005年。萬名畫工臨摹世界經典名畫,獲取新生活。大芬油畫村誕生于1989年,依靠油畫產業創造了年產值600億元人民幣的奇跡。余海波.jpg .jpg

2005年,深圳大芬村,專門仿制畫家梵高作品的趙小勇在油畫作坊里。

大芬村,被稱為“世界最大的油畫復制工廠”。在這個占地僅0.4平方公里的小村落,近萬人夜以繼日趕制世界名畫復制品銷往全球。

1997年至2017年,趙小勇臨摹了超過10萬幅梵高的作品。

余海波 攝

余海波:年輕城市人的變化

40年來感到的變化:1979年我開始拍攝照片,那個年代的相機屬于“奢侈品”,但人們心中總是有一種拍攝的激情,有一種對藝術探索和用照片記錄社會的責任感。中國攝影人40年來所記錄下的中國社會變遷,遠比我們聽到的要豐富真切許多。攝影所呈現的更多是中國歷史及社會情境的變化,是關于人的變化,關于人文形態的深刻變化。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2005年3月7日,我到了深圳大芬村,被那里的氛圍震憾,數萬名畫工從各地到了那里,每天復制著梵高、莫奈、達·芬奇的名畫。在那里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交融,東西方價值觀與西方文明交匯碰撞,人們跟著油畫商業的鏈條,日復一日。畫工筆下復制的千萬幅經典名作,雖然已經轉移了經典藝術自身的審美價值與趣味性,卻隱喻了其反權威的當代認知。這樣的場景為我帶來了一個深層追問,生命總會在自身的艱苦穿越中喚醒自己。

新時代的攝影關注:今天,以年輕人為主的城市總是顯得格外誘人。年輕人為自己找到了一個更為真實和直接的理由和方式存在著。尤其是深圳,這座被世人稱為“一夜城”的地方展現的是效率和節奏,價值和夢想。

攝影改變了的生活:攝影成了我的眼晴,那些被自己拍攝的各種人物常常感動著我,他們的命運反映著對自我生命的堅守。在工業區宿舍,在城中村出租屋,在孤兒院,在風雨中的工棚,在工廠流水線的人群中。攝影讓我看到常態下無法看到的內容,城市中生命的神秘感,人性中的勇敢與懦弱。我向往這種內在而具有探險意識的攝影觀看,更實在地說,是攝影為我所帶來的力量推動著我前行,讓我找尋到在這個城市里生存的價值與理由。

車剛-第一列開上雪域高原的火車(2005年).jpg


這是2005年,第一列開上雪域高原的火車。

“出國容易進藏難”,曾經是西藏交通運輸條件的真實寫照。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央決定把鐵路修到拉薩。1984年,青藏鐵路西寧至格爾木段建成通車。2006年7月1日,青藏鐵路全線開通,全長1956公里,其中海拔4000米以上的路段近千公里,海拔最高點為5072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鐵路。

車剛 攝

車剛:藏區發展蓬勃向上  

40年來感到的變化:改革開放40年來,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西藏地區各項事業的發展,人民群眾生活水平的提高。改革開放前,西藏地區很多地方幾乎都是一片空白,交通落后,物質匱乏,各項事業都與內地脫軌。40年后的今天,西藏地區已與時代同步,經濟繁榮,人民的生活得了巨大的改善。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我在西藏地區從事攝影30多年,感人的瞬間有很多,但最讓我難忘的是,青藏鐵路建設時,沿線的許多百姓每天都自發地到工地上,有的給施工的工人們獻哈達,有的送上熱乎乎的酥油茶,高興得像過年一樣,他們把青藏鐵路當成黨給他們送來的吉祥天路。

新時代的攝影關注:新的時代賦予攝影師更多的關注點,記錄好藏區的發展和變化,記錄好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是我的責任,這也是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要求。

攝影改變了的生活:我是一位職業攝影師,30多年來,手里的相機基本未放下,攝影讓我的生活豐富起來,讓我有了美好的記憶。

徐勇-《小方家胡同。2002年拍的。這件作品做得比較深入,還延伸出“小方家胡同計劃”。小方家胡同》2002年.jpg

2002年8月18日,攝影家徐勇拍攝了北京小方家胡同的100多位居民。被攝者自由組合,手持一張寫有自己姓名、出生年月及身份的卡片。

兩個半月后,這個有著500余年歷史、200余家住戶的胡同和周圍的數十條胡同被拆除。

徐勇 攝

徐勇:圖像概念領域更廣  

40年來感到的變化:改革開放40年來,最大的變化恐怕人人都會說是市場經濟,順著時間邏輯當然還有數字技術。市場給了每個人全新的傳播展示作品的渠道,提供了再生產的資金支持。數字網絡和視頻技術破除了紙媒局限,打破了傳統攝影方式,對攝影有著革命性的影響。它給所有人的創作提供了無限可能。攝影不再是攝影,進入了更廣闊的圖像概念領域。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1991年,我在王府井國際藝苑與朱憲民的那次攝影聯展,讓我印象深刻,外國人買了我十幾張拍攝胡同的攝影作品。去年,我做了一個小方家胡同計劃,我把15年前拍攝的胡同居民的肖像,用戶外廣告方式貼回原胡同所在地的樓區外墻,觀看居民驚奇的表情給了我很大的震撼。

新時代的攝影關注:在新的時代,我會更多關注新技術、新材料帶來的無限可能性,同時也會關注攝影與社會的關系。

攝影改變了的生活:攝影已經成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對于攝影的癡迷與愛,可能一直都不會改變。

賈國榮-1988年初冬的北京,中國首次人體藝術油畫大展在美術館舉辦,轟動社會各界。(賈國榮 攝影).jpg

1988年初冬,中國首次人體藝術油畫大展在中國美術館舉辦, 135幅中央美術學院中青年教師的人體油畫藝術作品展出,轟動社會各界。

曾在中國被視為“傷風敗俗”的人體藝術,首次進入了中國藝術最高殿堂。著名畫家吳冠中曾說:“當維納斯裸像站立于大庭廣眾面前被大家引以為驕傲的時候,人們就開始真正地踏進了高層次的審美領域?!?/span>

賈國榮 攝

賈國榮:抓取人物典型瞬間  

40年來感到的變化: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的城市、農村發展變化很大,城市高樓多了,路寬了,農村的破房子少了,大的新房子多了。但是我覺得最大的變化還是國人的精神面貌,人們更加自信了。我認為,攝影實際上是為人服務的,以記錄人為主的,所以攝影理應關注和反映人物和人物的精神面貌,特別是在一些重大活動中的典型人物和典型瞬間。因此,攝影最難的是拍攝平凡的人和事。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北京申奧成功的時候,在俄羅斯申奧現場,好多人高興得哭了出來。我當時在場外拍攝,很多人在外面放鞭炮慶祝。突然,在爆竹的煙霧中,有個小伙子舉著五星紅旗沖了出來,那種勝利和驕傲的心情都展現在他的臉上。我還沒來得及問他叫什么名字,他就鉆到煙霧里找不到了,當時的畫面恰好被我定格下來了,中國攝影報1版也刊發了這個畫面。申辦奧運會可以說是改革開放非常標志性的成果,中國人的底氣展現出來了。

新時代的攝影關注:新時代還是要把關注的重點放在社會發展中的人民身上,聚焦在普通老百姓身上。特別是時間的節點,比如2015年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大閱兵的時候,坦克經過街道,老百姓自發站在街邊,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因國家強盛油然而生的自豪感。目擊真實就是見證歷史。

攝影改變了的生活:攝影改變了我的命運,我選擇了攝影為我的終身職業。改革開放40年來,我最重要的體會是紀實和新聞攝影的歷史感、價值感。這種歷史感、價值感見證了中國社會不斷向前發展,中國人民思想精神和素質在一步一步地提高。忠誠于攝影在于忠誠人民。

岱天榮-.jpg

1992年8月,西藏阿里軍分區波林邊防連的戰士和他們的“特殊戰友”黑牛。

“波林”,藏語為偏僻遙遠與世隔絕的地方。波林邊防連駐地海拔4600多米,日常用水要用牲口到山下去馱。這頭黑牛,從1982年起服役了19年,每天馱水,不用人牽,來來回回。久而久之,戰士與黑牛的感情越來越深。

黑牛去世后,官兵們為它立起墓碑和雕像。退伍老兵離開駐地時,都會舉行儀式與黑牛告別。

岱天榮 攝

岱天榮:適應新情況新變化  

40年來感到的變化:改革開放40年以來,攝影最大的變化莫過于從膠片時代完全進入了數碼時代。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去年在內蒙古朱日河訓練基地舉行的沙場閱兵,核戰略導彈方隊通過檢閱臺,開進草原深處,卷起滾滾煙塵,那個瞬間讓我至今都難以忘懷。

新時代的攝影關注:現在,我們中國進入了新時代,對于影像來說,就應該關注和記錄這個時代的新情況、新變化,這種新的變化包括國之利器、國家工程,國家的科技創新等。

呂小中-1984年春天:古樓文化館前排隊買京劇票的觀眾   呂小中攝影.jpg

呂小中:關注攝影業界變化  

40年來感到的變化: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隨著數碼器材的升級和網絡的快速發展,使得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攝影者,都可以從社會的側面,仔細觀察到社會的點滴變化。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1990年在北京舉辦的亞運會,是我第一次為報社拍攝體育運動照片。那個時候還沒有數碼相機,沒有馬達過片器,有的只是一卷36張的135膠卷,純手工操作,幾天的拍攝下來,手臂就像要斷掉一樣,但是辛苦是值得的,我拍攝的那些亞運會瞬間,一輩子都會記得。

過去,我關注的是一些重大新聞和時代的變遷?,F在,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覺得身邊發生的小事更值得記錄。

新時代的攝影關注:我現在已經不太關注攝影器材和攝影技術的發展了,而是用更多精力去關注攝影者的觀念和他們的想法有什么特別之處。我更希望能有時間,坐下來看看書,了解一下國內外藝術界發生的變化,從而再次提高自己。

攝影改變了的生活:攝影已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希望用較長的時間,5至10年或者更長,去關注一個選題或一件事情。雖然現在手機已經能夠拍出漂亮的照片,但出門要是忘帶相機,我還是會覺得少了點什么。

陳錦-茶境  西壩 1992.jpg

1992年,四川省樂山縣一處茶鋪。

“茶館是個小成都,成都是個大茶館”。川人愛茶,茶館就像一個小社會,會友、打牌、遛鳥、聽戲、掏耳朵、擺龍門陣……在茶館從早泡到晚,安逸得很。

隨著時代發展,老茶館也有新用途,居委會調解糾紛、創業者頭腦風暴、辦展覽、聽講座……

生活很慢,發展很快。

陳錦 攝

陳錦:訴說普通人的生活  

40年來感到的變化:40年的光景,幾乎是人生的半世,但回望改革開放這40年,時間似乎過得飛快,彈指間我們都長大甚至變老。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十幾年前我在拍攝一間茶館的過程中,剛好看到一支送葬的隊伍,一家老小將去世老人的靈柩送至茶館旁,茶館里的師傅便泡了杯茶敬予老人。起初我很奇怪這樣的舉動,但了解到其中因果之后便被這樣的行為所震撼了:老人去世前幾乎每天都會到茶館喝杯茶,是茶館里的老茶客了,老人去世后,茶館師傅為了讓老人入土為安,給老人獻上人世間最后一杯茶,一杯茶水飽含了諸多深意和情感,這一幕令我至今難忘。

攝影改變了的生活:雖然我大學期間學習的是漢語言文學專業,但我還是“不務正業”地選擇了攝影,既然選擇了這條路,我就有責任用鏡頭反映、訴說普通人的生活,用照片描繪他們的點滴。攝影伴我30余個春秋,我想它還將指引我走得更遠。

安哥--1.jpg

1982年,廣東揭陽,人們在打羽毛球晨練。

就在這個地方,1983年,一個名叫傅海峰的男孩出生了。長大后,他連續獲得倫敦和里約奧運會的羽毛球男雙金牌,是歷史上首位蟬聯男雙奧運冠軍的運動員。

羽毛球運動在中國有良好的群眾基礎。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羽毛球運動人口超過2億。

安哥 攝

安哥:拍的少了更重整理  

40年來感到的變化:1988年,北京國際新聞攝影周的理念為當年有追求的一代攝影人指明了方向。2003年,我們做的“中國人本——紀實在當代”攝影展在廣東美術館開展,600幅作品橫跨新中國50余年的民間歷史,參展作品的攝影基本功過硬,深入反映百姓生活,豐富又真實,跟從前大不一樣。

最難忘的攝影瞬間:1983年,我完成了作品《大齡婚禮》,那是在廣州舉辦的一場大齡青年集體婚禮,主角都是返城知青。照片中的一對大齡新人身處熱鬧場面之中,臉上寫滿滄桑,面對眾人的關注受寵若驚,尷尬卻寫滿全臉。同為知青,這一幕讓我感慨良多?;槎Y主辦方是廣州市團委,在1982年為解決大量返城知青遲到的婚戀問題而開辦了一家婚介所,這可能也是全國首個。

新時代的攝影關注:我認為,紀實攝影需要有強大的時代背景信息量支撐,不做記者之后就會在這方面有所缺失。退休后我拍的很少,主要精力用于整理、編輯、推廣自己和其他攝影家的作品上,我熟知大家的“家底”,也得到了大家的信任,看著那些保存不當的珍貴底片,我特別心疼。

攝影改變了的生活:我家是新加坡華僑,父親喜歡拍照,家庭合影的很多底片保存至今,最早的可以追溯到70年前。上世紀60年代,我的奶奶從國外給我寄來了一臺日本的Petri(百麗)135旁軸相機。于是,十幾歲的我就喜歡上了攝影,常去公園拍照。1979年我入職中新社擔任攝影記者,同事多有照相館背景,只有我是從愛好轉成了職業,一干就是一輩子。

樸新成 李一森 張軍 陳曦 黃麗娜 解放 采訪整理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股票融资杠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