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防控疫情 攝影人在行動>>攝影人在行動>>

“疫”線報道 | 我們始終在現場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網       作者:彥希       責編:張雙雙       2020-02-06

640.webp (20).jpg

全國上下,抗擊新冠狀病毒肺炎的戰“疫”仍在繼續,來自“疫”線的報道備受關注。

在人人都可以攝影的今天,在這樣一個特殊環境下,依然需要攝影記者逆向而行,走進最危險的地方。通過他們的鏡頭,更多的人們陸續看到了來自“疫”線的狀況,這些影像傳遞真相、謳歌真情、提振士氣!

今天我們聯系到了三位新華社攝影記者,他們是肖藝九、熊琦、程敏。從2019年12月,他們一直堅守在武漢抗疫、防疫的最前線:無論是華南海鮮市場,還是醫院的重癥監護室;無論是人流密集的機場、火車站,還是火神山醫院的建設工地,都有他們的身影。

衷心祝愿奮戰在“疫”線的攝影記者們平安!

●火神山的除夕夜——記者肖藝九 ●

640.webp.jpg

2019年12月31日,新華社記者肖藝九在華南海鮮市場采訪結束后自拍。

肖藝九:2019年的最后一天,忐忑不安。幾張關于不明原因肺炎的截圖在網絡上瘋轉,為了核實相關傳言的真實性,我決定去涉事的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一探究竟。

出于對未知病情的懼怕,我起初只在車上遠遠拍了幾張照片。但是,對真相的追尋和新華社記者的使命感使我鼓起了勇氣。我戴上口罩,背上相機,下了車,開始在市場的東、西區采訪拍攝。拍攝結束后,我回到家把全身衣服都用消毒液洗凈。

640.webp (1).jpg

2020年1月22日,在漢口火車站,醫護人員對進站旅客的體溫進行檢測。肖藝九攝

肖藝九:2020年的除夕團圓夜,很冷很靜。妻兒已經回宜昌老家過年,我沒有和她們一起,自己留守武漢。那夜的武漢知音湖畔,燈火通明、如火如荼。

我順著長長的大型機械車隊一路摸到了當時正在建設的武漢火神山醫院。這座醫院在2月3日建成投入使用,集中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640.webp (2).jpg

2020年1月24日,在武漢蔡甸區知音湖武漢職工療養院附近,大型機械加緊施工建設火神山醫院。肖藝九攝

肖藝九:除夕夜,在火神山建設工地旁的臨時板房里,我和一些工人們一起吃了年夜飯。說是年夜飯,其實不過是幾份盒飯拼在一起。他們隨便扒拉兩口,便陸續匆忙離開,接著開工。

640.webp (3).jpg

2020年1月24日,在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工棚內,來自中建三局的電工彭詠召、測量員嚴偉才和羅斌、運輸員呂俊、機電安裝員陳金鵬(從左至右)在吃盒飯。肖藝九攝

肖藝九:板房外,下著冰冷的小雨,挖掘機履帶碾軋著泥濘,隨著載重卡車轟鳴駛過,地面都在微微震顫……200多名建筑工人放棄與家人團聚,在這里,日夜兼程,抓緊施工。

640.webp (4).jpg

2020年1月24日,在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施工交通指揮員郭勝和在指揮機械車輛。肖藝九攝

640.webp (5).jpg

2020年1月24日,在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大型機械加緊施工。肖藝九攝

肖藝九:除夕夜的武漢凄冷寧靜,火神山建設工地熱火朝天!希望這份火熱能夠給我們溫暖和力量,讓我們早日戰勝疾病,迎來一個燦爛的春天!

●重癥隔離病房是我最該出現的地方——記者熊琦 ●

640.webp (6).jpg

新華社記者熊琦

熊琦:1月23號的凌晨3點,我被朋友的電話從睡夢中叫醒:“疫情嚴重,武漢可能馬上要封閉?!蔽倚闹幸惑@,整夜無眠。前一天剛剛從武漢回到老家,準備在老家過年,但一座千萬級的城市因為疫情而封閉,作為一個記者,如果不在現場,我無論如何都會遺憾終生。

清早收拾行裝,告別親人,叮囑他們注意防范,便獨自踏上返回武漢的高速。

第二天中午,在中南醫院重癥隔離病房的清潔區,幫助我套上一層又一層的防護服后,外勤護士離開了。我對著鏡子拍下了可能是職業生涯中最不帥的一張工作照,然后,獨自走向隔離區。

640.webp (7).jpg

重癥隔離病房內聲音很少,監護儀的滴答聲中穿插著醫護人員簡短的交流。每名醫護人員負責兩張病床,都在緊張地忙碌。熊琦攝

640.webp (8).jpg

有一位老人躺在病床上,因為害怕默默地留下了眼淚,護士長馬晶瞥見了,馬上走過去握住她的手,輕聲安慰她:“不要害怕,可以治愈的,我們一直都陪著你……”熊琦攝

640.webp (9).jpg

穿上隔離服的醫護人員只能露出一雙眼睛,誰也認不出對方,于是他們進入隔離區的第一件事,就是相互在隔離服上寫下對方的名字或者外號,有時還會藝術創作一下,這成了隔離病房里“神秘的儀式”。熊琦攝

640.webp (10).jpg

患者黃淑麗在經過十余天的治療后,已經退燒,重癥醫學科主任彭志勇與她交談時,笑著給她拜了個年,她也雙手合十回禮。半個小時之后,她被轉入普通隔離病房,走之前醫護人員開玩笑:“別再‘進來’了!”她也笑著回答:“再也不‘進來’了!”熊琦攝

640.webp (11).jpg

口罩的霧氣時不時地糊住眼鏡鏡片,隔離服悶的我渾身是汗,但心中的使命感,不斷地催促我:再多拍一點,再多拍一點。熊琦攝

熊琦:拍攝完成,我坐在隔離病房的凳子上休息,雖然精疲力盡,內心卻無比坦然。沒有猶豫,也沒有絲毫恐懼,作為新華社記者,我知道我出現在最該出現的地方,這也是成千上萬醫護人員日夜奮戰的地方,無數病人尋找生之希望的地方。

640.webp (12).jpg

從醫院采訪結束出來,回家路上,武漢漢秀劇場的外墻上閃爍著“武漢加油”的幾個大字,在有些暗淡的城市夜景分外耀眼,我停下了車,舉起了手邊的相機。熊琦攝

熊琦:當時臨近午夜,鼠年的鐘聲即將響起,我在微信發了農歷豬年最后一條朋友圈:都會好起來的,我們會勝利的! 

640.webp (13).jpg

●凝重的氣氛中,我看到了決心和信心——記者程敏 ●

640.webp (14).jpg

新華社記者程敏在采訪時自拍。

程敏:1月22日,形勢已經非常嚴峻,湖北省政府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II級應急響應。當天,我趕到武漢協和醫院。在那里,一些醫護人員已經開始組織黨員突擊隊,以生命宣誓。30余醫護人員在1月22日奔赴新戰場。我從他們的眼神中,讀到了凝重,也讀到了決心。     

640.webp (15).jpg 這是一張用程敏拍攝的照片制作的海報:2020年1月22日,加入突擊隊的呼吸內科教授周瓊。這一天,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內科30余名醫護人員組成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突擊隊,投入到協和醫院對口支持的發熱定點醫院——武漢紅十字會醫院的工作中去。程敏攝

程敏:1月23日,一個消息突然到來:當日上午10時,武漢封城。得到消息,我意識到這次的疫情已經非比尋常。

640.webp (16).jpg

1月23日拍攝的地鐵梨園站。程敏攝

程敏:我打電話確認了兩位攝影弟兄的位置,并迅速分工:肖藝九去市場和城東高速口,熊琦此時正好從老家開車回來,直接到城西高速口,我去火車站。

我拿出小飛機,圍著車站飛了一圈,記錄下這一刻。天氣陰郁,電腦里航拍的照片灰灰蒙蒙,恰如這一刻的城市心情。

640.webp (17).jpg

1月23日拍攝的武漢站。程敏攝

程敏:24日除夕夜,各地組建的醫療隊紛紛出征。大年初一的凌晨,武漢,迎接著一支又一支馳援隊伍。在一張張戴著口罩的臉上,我看到的是一雙雙認真而堅定的眼睛。

640.webp (18).jpg

2020年1月25日,上海醫療隊醫護人員在培訓會上。當日凌晨,上海醫療隊共計136名醫護人員抵達武漢。并立刻在武漢市金銀潭醫院附近開始培訓,培訓后將參與疫情防治工作。據了解,這些醫護人員來自上海華山醫院、瑞金醫院、新華醫院、胸科醫院、仁濟醫院等各大醫院。程敏攝

程敏:解放軍也來了,我見到陸軍醫療隊時,他們以軍人的效率,迅速接手了武漢金銀潭醫院的兩個騰空病區,僅僅用幾個小時的時間,就改造布置成重癥病區。

這些軍醫中,大多很年輕,用軍分社記者黎云的話說,“脫下軍裝,他們都是孩子?!?/p>

640.webp (19).jpg

2020年1月26日,陸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開始進駐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當日,解放軍援漢醫療隊在武漢全面展開救治工作。程敏攝

程敏:就是這樣一群穿著迷彩服的“孩子”們,堅定地走進他們自己搭建起的高危病房,在那里,他們是那些陸續被送來的重癥患者的希望。

疫情遠未結束,我們需要決心,更需要信心。 

部分圖文來源:新華社客戶端“我在現場”欄目

題圖設計:陳黎明

相關文章

頭條more

重點資訊more

會員動態more

要聞more

會員作品賞析

股票融资杠杆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