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防控疫情 攝影人在行動>> 攝影人在行動>> 圖集

戰“疫”時刻 | “抗疫戰爭”中的前線影像

來源:中國攝影報   責編:張雙雙   2020-02-06

1月24日晚,蘭州大學第一醫院的一線醫護人員在吃年夜飯。雷澤林 攝 新華社發

1月23日,山東濰坊火車站。為了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工作人員正在對出站的旅客逐一測體溫。張景偉 攝

1月24日晚,由陸軍軍醫大學抽調精干醫務人員組建的醫療隊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停機坪集結,準備連夜馳援武漢。新華社發

1月25日,由重慶起飛的航班上,兒子戴著口罩做作業。拾城 崔力 攝

1月26日,河北省第一批赴鄂抗疫醫療隊隊員趙紫薇(后)在出發前與男友揮手告別。當日,由河北省衛生健康委組建的河北省第一批赴鄂抗疫醫療隊從石家莊出發前往武漢,支援湖北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這些醫療隊員來自河北省10個省直醫院和13個市三級醫院,共150人。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

1月26日,上海一隔離點,醫療人員在穿防護服。拾城 賴鑫琳 攝

1月27日,湖南省長沙火車南站出站口增設了紅外熱成像體溫快速篩檢儀,對到站旅客進行快速測量體溫。湖南日報記者 郭立亮 攝

1月27日18時許,首都國際機場,北京市屬醫院援武漢醫療隊隊員合影。當日,這支醫療隊乘坐國航包機奔赴武漢,隊員136人全部來自北京市各三甲醫院。隨同醫療團隊一起登機的,還有武漢急需的醫療用品。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1月27日上午,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醫護人員在漢口醫院重癥監護室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進行救治。醫護人員查看患者輸液導管是否通暢。解放軍報記者 范顯海 攝

1月28日,大年初四。武漢封閉離漢通道第六天,終于迎了陽光明媚的一天。東湖綠道上戴著口罩騎行的人們。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梅濤 攝

1月28日,工人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卸貨。當日,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共有3架全貨機滿載醫療防疫物資抵港,包含醫用口罩、醫用帽子、乳膠手套、防護服、消毒液等各類防護用品及醫療藥品,共計60余噸。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1月28日,湖南省長沙市第一醫院,醫務人員在為學員講解穿脫防護服規范操作流程。當天,湖南省長沙市組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醫療救治預備隊,449名醫務人員志愿報名請戰加入。湖南日報記者 郭立亮 攝

1月28日,山東省壽光市的蔬菜種植戶凌晨1點多在大棚里采摘蔬菜。當日中午,滿載350噸檢測合格蔬菜的14輛貨車從蔬菜之鄉壽光出發,這批蔬菜將無償捐贈給武漢市,支援武漢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壽光將根據需要,每天支援600噸質優價廉蔬菜供應武漢。新華社發

1月28日,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為了嚴防成都的過界入城車輛的疫情,龍泉驛區大面鎮醫院、錦江區醫院聯合公安、防疫、執法等部門冒雨嚴防死守,檢查出入車輛及司乘人員,并對進城車輛消毒,對人員檢測登記體溫。梁九如 攝

1月28日,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當天,武漢火神山醫院病房的框架結構已經逐步搭建起來,單層病房框架結構也在加緊建設。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1月28日,武漢市肺病醫院,醫護人員在ICU救治重癥新型肺炎感染者。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柯皓 攝

1月28日,武漢市肺科醫院ICU主任胡明強剛從ICU出來就接到電話,一起戰斗的武漢某區人民醫院ICU主任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目前病情惡化,他強忍著淚水。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柯皓 攝

1月28日,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一架貨運飛機駕駛員將飛機停至卸貨區。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1月29日,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西院緊急接收一批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患,北京醫療隊正式開始配合當地醫護人員開展接診工作。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1月29日,山東省東營市河口區人民醫院,醫護人員就發熱留觀人員治療進行手勢交流。秦金武 攝.

查看大圖

1月24日晚,蘭州大學第一醫院的一線醫護人員在吃年夜飯。雷澤林 攝 新華社發

1月23日,山東濰坊火車站。為了防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工作人員正在對出站的旅客逐一測體溫。張景偉 攝

1月24日晚,由陸軍軍醫大學抽調精干醫務人員組建的醫療隊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停機坪集結,準備連夜馳援武漢。新華社發

1月25日,由重慶起飛的航班上,兒子戴著口罩做作業。拾城 崔力 攝

1月26日,河北省第一批赴鄂抗疫醫療隊隊員趙紫薇(后)在出發前與男友揮手告別。當日,由河北省衛生健康委組建的河北省第一批赴鄂抗疫醫療隊從石家莊出發前往武漢,支援湖北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這些醫療隊員來自河北省10個省直醫院和13個市三級醫院,共150人。新華社記者 牟宇 攝

1月26日,上海一隔離點,醫療人員在穿防護服。拾城 賴鑫琳 攝

1月27日,湖南省長沙火車南站出站口增設了紅外熱成像體溫快速篩檢儀,對到站旅客進行快速測量體溫。湖南日報記者 郭立亮 攝

1月27日18時許,首都國際機場,北京市屬醫院援武漢醫療隊隊員合影。當日,這支醫療隊乘坐國航包機奔赴武漢,隊員136人全部來自北京市各三甲醫院。隨同醫療團隊一起登機的,還有武漢急需的醫療用品。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1月27日上午,海軍軍醫大學醫療隊醫護人員在漢口醫院重癥監護室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進行救治。醫護人員查看患者輸液導管是否通暢。解放軍報記者 范顯海 攝

1月28日,大年初四。武漢封閉離漢通道第六天,終于迎了陽光明媚的一天。東湖綠道上戴著口罩騎行的人們。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梅濤 攝

1月28日,工人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卸貨。當日,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共有3架全貨機滿載醫療防疫物資抵港,包含醫用口罩、醫用帽子、乳膠手套、防護服、消毒液等各類防護用品及醫療藥品,共計60余噸。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1月28日,湖南省長沙市第一醫院,醫務人員在為學員講解穿脫防護服規范操作流程。當天,湖南省長沙市組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醫療救治預備隊,449名醫務人員志愿報名請戰加入。湖南日報記者 郭立亮 攝

1月28日,山東省壽光市的蔬菜種植戶凌晨1點多在大棚里采摘蔬菜。當日中午,滿載350噸檢測合格蔬菜的14輛貨車從蔬菜之鄉壽光出發,這批蔬菜將無償捐贈給武漢市,支援武漢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壽光將根據需要,每天支援600噸質優價廉蔬菜供應武漢。新華社發

1月28日,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為了嚴防成都的過界入城車輛的疫情,龍泉驛區大面鎮醫院、錦江區醫院聯合公安、防疫、執法等部門冒雨嚴防死守,檢查出入車輛及司乘人員,并對進城車輛消毒,對人員檢測登記體溫。梁九如 攝

1月28日,武漢火神山醫院建設工地。當天,武漢火神山醫院病房的框架結構已經逐步搭建起來,單層病房框架結構也在加緊建設。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 攝

1月28日,武漢市肺病醫院,醫護人員在ICU救治重癥新型肺炎感染者。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柯皓 攝

1月28日,武漢市肺科醫院ICU主任胡明強剛從ICU出來就接到電話,一起戰斗的武漢某區人民醫院ICU主任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目前病情惡化,他強忍著淚水。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柯皓 攝

1月28日,在武漢天河國際機場,一架貨運飛機駕駛員將飛機停至卸貨區。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1月29日,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附屬協和醫院西院緊急接收一批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患,北京醫療隊正式開始配合當地醫護人員開展接診工作。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1月29日,山東省東營市河口區人民醫院,醫護人員就發熱留觀人員治療進行手勢交流。秦金武 攝.

對大多數中國人而言,2020年的中國農歷新年過得有些特別。

以往這個時節,鏡頭中聚焦和定格的,多是這樣的標配式畫面:人山人海的車站機場碼頭、物資充足的年集、擁擠的景點、熱鬧的聚會、幸福的笑臉……總之,一派歡樂祥和、歲月靜好的模樣。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如同巨大的霧霾,將這些美好畫面蒙塵掩蓋。微小而全新的病毒引發了一場規??涨?、形勢嚴峻的“戰爭”。

在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中,醫護人員成為抗疫前沿陣地的戰士。在以武漢為中心的湖北抗疫現場,最初的戰斗,激烈而殘酷:防護罩下分不清是被汗水還是淚水模糊了雙眼的醫護人員,情緒崩潰嚎啕大哭的女醫生,說完“萬一的話……我的同事會救我的”轉身留下背影的護士……這些影像,讓人禁不住潸然淚下的同時,也讓人意識到,武漢告急,亟待支援,疫情嚴峻,必須重視。

也有人對這類影像提出非議,籠統地批評說,煽情的哭訴,奪人眼球的圖片,讓人嚇出一身冷汗。

我覺得這是一種刻板片面的影像評判標準在作怪。在這種標準下,英雄都是鋼筋鐵骨的生物機器,不會恐懼害怕,更不會情緒崩潰、嚎啕大哭,否則就是懦弱,就是煽情。

醫護人員也是血肉之軀,也是有怒喜悲恐的性情中人,面對來勢兇猛摸不透底細看不到蹤影的強敵,身處異常危險前景不明的境地,害怕、流淚、痛哭,是人之常情,不但不丟臉,只會讓人心疼和佩服。如實反映這一切的影像才是有人性有溫度有力量的影像。

我們常說,社會需要正能量。對影像而言,什么內容是正能量,有些比較容易辨別,比如馳援武漢的女醫護工作者為了穿防護服而剪掉蓄養多年的長發,比如寫在防護服后背上的名字與鼓勵話語,比如逆行馳援武漢的各路醫療隊,比如日夜奮戰在火神山工地現場的勞動者……有些則比較容易被誤解,比如那些所謂煽情的哭訴。真正的勇士,不是不知道害怕,不會掉眼淚的人肉機器,而是心里害怕,眼里流淚,卻依然克服困難堅守陣地的性情中人。

最近刷新聞的頻率,使我又仿佛回到了曾經做新聞編輯的日子,不過,基本都是媒體類公眾號,我發現有不少公眾號發公告征集抗擊疫情新聞線索,并留了一長串的記者微信或電話等聯系方式。原先,新聞基本用腿跑,現在借助通訊工具,等于設網捕魚。不過,對攝影記者而言,會不會錯失許多第一現場。

還有家網絡新聞媒體,臨時啟用了身在武漢的前新聞主編,老兵重上戰場,一個人撐起一個前線報道團隊。

目前,在武漢的攝影記者,有的既要拍照片,還要拍視頻短片。從目前武漢方面的媒體報道來看,幾家傳統媒體機構,無論是文字還是影像,依舊是業界的中流砥柱。不過,自媒體個人內容的輸出,尤其是隨時發布在社交媒體的短視頻,也極大補充和豐富了報道,為這場抗擊疫情戰爭的全景,提供了更全面、更細致的拼圖與碎片。

此外,還有前所未有的新技術應用,在建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的工地現場通過5G直播,將前線與后方安全便捷地連接在一起,吸引了千萬網友變身“云監工”。這幫調皮的“云監工”自稱“閑瘋帝”,不僅24小時輪班觀看直播,打卡上下班,還給工地的機械車起了腦洞大開創意無敵的綽號:混凝土攪拌車叫“送灰宗”,電焊工作組是“焊舞帝”,高層吊車名為“送高宗”,還有輛藍色挖掘機廢寢忘食地工作故得名“藍忘機”……

新聞的介質在變化,影像的形式在變化,獲取新聞的方式在多元化、互動化,但不變的是,人們對可靠信息對有質量的新聞的渴求,卻一如既往地強烈。影像是真實世界的碎片,攝影是觀察世界的眼睛。愿真實的碎片趨近完整,愿世界的眼睛永遠明亮。

文章刊發于《中國攝影報》·2020年·第9期3、·5、8版

文字:孔繁利

相關圖集

股票融资杠杆是什么